沒有徵兆沒有預期沒有準備。

過分的驚恐。

即使我們早就知道沒有人可以逃過死亡的召喚,但是,但於年輕生命的急速殞落,我仍是受到撞擊,心臟像是被緊緊掐著,一種深沉的窒息與閉塞感。

中午時分,姐姐接聽電話後傳來的淒厲哭聲讓我神經緊繃,原以為家庭中遲早該面對的現實終於到來。然而,不是的,惡耗是關於姐姐的好友,一個我印象中漂亮溫婉卻帶點個性的女孩。一個年紀大不了我幾歲的年輕媽媽。

確認不是來自家裡的通知,我當下有一點點兒的安心,「幸好不是他」。可是,對於心裡鬆了一口氣的我,我感到一股強烈的羞愧且於心不安,那是一種相對的剝奪感。因為我知道,今日我的小小心安,卻意味著另一群至親好友的痛苦心碎。

生命是如此無常。

或許是淒厲的哭聲仍在我耳邊回蕩,我不斷在腦海中搜索那記憶中的容顏,想像現在於殯儀館中靜躺的蒼白面容,死亡這件事情,突然真實了起來。

過分愕然,太痛也太哀傷。

 

創作者介紹

Forever young

Freemind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