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懶病發作,發了封簡訊請同事協助代為向長官請假,病假。請了假的我,秉持生了病就該躺在床上休息的原則,著實躺了好長一段時間。即便思慮清晰,四肢卻怎樣也喚不動,直至日上三竿的酷暑逼迫我快些起來。

起床時已是中午,在該是上班的日子卻不在辦公室,有點愜意但也有些心虛,但我想,已趨飽和的心靈倦怠是該讓它休息一下,因為長期的一番苦戰,我真的該好好放個假。

趁著空洗了幾件衣服,似是稍有價值的勞動讓我心安不少。張牙五爪的刺眼陽光穿透窗簾直接打亮整個客廳,可怕的西曬讓我頭昏眼花,決定出門前往咖啡廳避暑。路上,太陽依舊囂張,但在大樓底下的陣陣狂風迎面吹來,似是夏日遲暮的徵兆,一瞬間有夏日即將遠去的感覺。在咖啡廳裡,翻閱著幾本雜誌,過期的商業周刊還在鼓吹溢美西進中國讀大學的議題,強調中國大學如何國際化、如何有競爭力云云,對比近幾日新聞炒得沸沸揚揚地說政府不承認提前偷進大陸學歷的新聞,突然覺得很是諷刺。

在白天與黑夜交替時回家,一路上看到許多青春學子,在這般年紀應是最敢作夢,也是最有本錢作夢的時候,竟突然有點羨慕起他們來。 

 

 

創作者介紹

Forever young

Freemind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