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有一種商品叫「同情」,你在什麼情況下願意買?花多少錢買?

昨天晚上去看電影,人來人往繁華的忠孝東路上,一個拖著蹣跚腳步的中年男子,向等待紅綠燈的民眾一一推銷他的玉蘭花,大多數的人們不是視而不見,要不就是避之唯恐不急,我有點不捨,站在人群後的我心想:「要是他走到我面前推銷,那就買一串吧」,果然,不久後他就走到了我面前。清清簡簡的花藍裡沒幾串玉蘭花,發黃的花瓣隱約透露著花朵已經躺在籃裡好一段時間。

「一串多少錢?」我問他。

「一百塊。」中年男子回道。

「一串一百?」這價錢與我的認知有好大一段差距,看著鐵絲串著三朵為一串的玉蘭花,心中覺得未免太貴了。

「一串五十,兩串一百,沒人買一串的啦,我還要找錢,你就買一百!」中年男子這樣回我。聽這樣的回答,我心剎那間像被潑了一盆冷水。

「我只想買一串」既然話都已經出口,就買一串就好,我心想。

「兩串一百啦」男子莫名地堅持著,聽到這樣的回答,我心頭都涼了,突然覺得我之前的同情心既氾濫又廉價。

「那就算了」我回道,正巧綠燈也亮起,趕緊走人吧。

看到我說不買了,男子妥協了,急切地著說:「好啦,一串也行啦,五十!」

雖然心中感覺有些不舒坦,但聽他這麼說,我還是打開了皮夾,卻沒料到我只剩一張千元大鈔,「你可以找嗎?」我問。

「妳沒一百塊的喔?」男子似乎是無法找開。我搖頭,也趁機告訴他我不買了,隨著人潮往街頭的另一個方向前進。

我終究沒買男子的玉蘭花,而且也沒幫助到他。往戲院的路上,我不停地想:為何他讓我如此地不舒坦?後來,我想通了,原來我終究討厭被「勒索」的感覺。就算我是基於同情的理由要買玉蘭花,就算賣玉蘭花的男子也很明白買花的人往往是基於同情,但我就是不喜歡擺明著要藉由人們的惻隱之心,赤裸裸地高價販售「同情」並強迫人們買單。

你的不幸可能是因為環境造成,可能是他人陷害,可能是咎由自取,我無法了解也不想臆測,但你的可憐卻似乎成為你最好的理由,可以態度莫名狂妄而且就地起價。

可惜我不吃這一套。我嘆。

 

創作者介紹

Forever young

Freemind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myheartofall
  • 有時不得不說
    可憐之人有時也是有可惡之處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